8月28日,无人机航拍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8月28日,无人机航拍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初秋时节,行走在康保大地,天高云淡,绿草如毯,格桑花、油菜花、向阳花竞相绽放,好一派美丽的坝上风光。

  曾几何时,这里风沙肆虐,交通不便,产业落后。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村中空心化严重,“房堵窗、户封门、村里见不到年轻人”的现象随处可见。

  康保县位于河北坝上西北部,属“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也是全省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可谓是“贫中之贫、坚中之坚”。2013年底,全县326个行政村中有165个贫困村,占所有行政村51%,农业人口24.4万人中有贫困人口8.8万人,贫困发生率36.04%。

 位于康保县的河北恒太皮具股份有限公司为众多易地搬迁的贫困户解决了就业问题。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位于康保县的河北恒太皮具股份有限公司为众多易地搬迁的贫困户解决了就业问题。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挖穷根,挪穷窝,修富路,兴产业。近年来,康保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尽锐出战,攻坚克难,在3000多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打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

  2019年,全县财政收入达到5亿元,比2016年增加3亿元。贫困人口由8.8万人减少到1468人,贫困发生率由36.04%下降至0.69%。2020年2月底,康保实现贫困县脱贫摘帽。

 图为8月28日拍摄的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图为8月28日拍摄的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新家园:易地扶贫搬迁,挪穷窝拔穷根

  8月28日中午,53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张宪花清扫完所负责的楼道卫生后,回到75平方米的新家中开始做午饭。

  张宪花原来居住在离县城30多公里远的李家地镇祈家坊村,2016年底,第一批搬迁入住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区怡安小区。

  “活了半辈子,没想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张宪花说,她家原来住的是4间土坯房,最难的时候,丈夫吃药看病,孩子上学,跟亲戚朋友四处借钱,欠外债3万多元。

 8月28日,建档立卡贫困户张宪花在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的家中整理阳台的盆花。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8月28日,建档立卡贫困户张宪花在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的家中整理阳台的盆花。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现在我当保洁员,每月1000元;丈夫在乾信牧业肉鸡加工厂当冷库保管,每月4000多元,一年收入6万多元。”张宪花乐得合不拢嘴,“买菜、看病都方便了,社区还给我们配备了家庭医生,有事打个电话就过来。”

  如今,康保2万多名像张宪花这样的农民从贫困的乡村搬进设施先进的县城安置小区。

  地广人稀,土地瘠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全县326个行政村,空心率50%以上的村庄就有192个,占比近60%,是张家口市“空心村”最多的县区。

  打赢脱贫攻坚战,一场大规模易地扶贫搬迁和空心村治理工作展开。康保县在县城经济开发区附近规划建设了占地面积543亩的集中安置区,共建设95栋小高层电梯楼,安置110个村7000余户居民入住。

  “这是康保县第一批安装电梯的楼房。”安置区管委会副主任王芳介绍,“住得下”还要“过得好”,安置区建起了社区医疗中心、便民服务中心和就业服务中心,为有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的村民找工作。

搬入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后,建档立卡贫困户金粉兰家装扮得温馨浪漫。这是8月28日金粉兰在家中整理房屋。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搬入康保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怡安小区后,建档立卡贫困户金粉兰家装扮得温馨浪漫。这是8月28日金粉兰在家中整理房屋。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截至目前,康保全县11766户、29315人全部搬进新居,指导困难群众就业23300名,基本实现“一户一就业,全家稳脱贫”,提前完成“十三五”期间易地搬迁项目。

  宽阔的街道,整齐的联排新民居。眼前的南乔村完全是现代化新农村的模样,处处散发着新气象。

  南乔村是康保县自然村最多的行政村,一个行政村辖7个自然村,全村在册人口470多户1112人,但常住人口仅94户212人,空心率高达80%。

  这样分散的村庄如何治理?康保实行“联村并建”模式,将几个自然村合并成一个村子,集中投资,打造一个新村。

  2018年6月,新南乔村建设破土动工。短短一年时间,94户居民集中迁入新居。

  像南乔村一样,2018年以来,康保先后有13个行政村27个自然村实施联村并建,昔日“散落”的景象,逐渐被崭新的中心村所替代。

  康保县还对95个“空心村”实施了就地整治,改造危房、硬化村街、整治卫生、美化亮化,全县村容村貌实现彻底改观。